国际商报网首页
共同推动中瑞两国合作实现新发展
发布时间:2019-1-25    来源: 中国商务新闻网

应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和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邀请,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于1月21日~24日访问瑞士,并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值此重要时刻,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介绍了本届达沃斯论坛的主题,以及近年来中瑞两国各领域合作成果。

记者:2019年达沃斯论坛于1月22日~25日召开,本次会议主题聚焦“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结构”。您如何看待此次论坛?

戴尚贤:瑞士始终大力支持达沃斯论坛的举办,同时也很高兴地获悉该论坛已成为举世瞩目的全球性经济盛会。达沃斯论坛每年会有一个新的议题,旨在研究和探讨世界经济领域存在的问题。相较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2019年瑞士再次陷入到复杂而紧张的经济局势中,尽管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它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广泛。当前,全球的经济景气程度尚可,但是在大国政治和国际关系层面上仍存在大量的问题与矛盾。我认为,当面对如此种种问题与压力的时候,我们要调整国内的矛盾或进行更多的外部对话来交流彼此的观点,分析矛盾产生的原因。这就是本届论坛召开的目的。本届论坛的主题是“聚焦全球化4.0”,聚焦时局与经济社会转型;这一主题还会涉及其他方面,如民众的意识形态及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民众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主观感受等。另一方面,计算机数字化进程有助于推动全社会的发展,但是对那些无法跟进时代脚步的人来说是一种挑战。此外,民粹主义思想已经兴起,它来源于人们对消极变化所产生的恐慌心理。民粹主义者正是利用这种恐慌,强烈呼吁民族主义,从而引发保护主义,反对精英贵族掌控政治。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我希望达沃斯论坛可以成为各国政府、机构、公共部门与其它部门开展的一场智慧交锋。

记者:2018年4月28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在《办法》发布后,瑞士银行(以下简称UBS)申请将持有的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比例从24.99%增至51%,6个月后,瑞银证券成为证监会核准的第一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您如何评价UBS此次的积极响应?

戴尚贤:事实上,很多瑞士公司及机构一直致力于做与中国开展合作的先行者,UBS正是基于此。瑞士自1950年1月17日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是最早与中国开展合作的国家之一;同时,中国也是最早与瑞士合作的国家之一,因为瑞中两国彼此尊重、相互认可。作为中立国,瑞士尊重差异,毫无保留地与中国开展交流合作。我很开心地看到,UBS为增进瑞中两国关系所作出的积极、有建设性的贡献,同时也对中国进一步开放本国金融市场感到无比欣慰。此次中国《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明确允许外国投资者持有合资证券公司的控股权,该《办法》一经出台,瑞士便率先抓住了新的合作机遇。近期的一份商业分析报告显示,UBS在华业务收入排名第一,超过所有其他在华的外资企业,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我希望UBS可以进一步扩大在华影响力,因为成为控股股东只是第一步,贸易配额、关税壁垒与市场准入制度门槛也应随之降低。总之,进一步扩大开放有助于更多的自然资源、劳动力、资本等生产要素进入中国市场。

记者:说起瑞士制造,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军刀和钟表,瑞士制造还有哪些亮点值得关注?您如何看待中瑞两国在制造业领域中的合作?

戴尚贤:当人们提及瑞士,普遍会想到手表和瑞士军刀,因为它们是瑞士享有盛誉的优质产品。这就好比当人们提到德国会想到汽车、提到法国会想到香水一样。然而,这两种商品当中最难生产的配件与配料均是产自瑞士。法国香水中所含的全部成分几乎均产自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两家瑞士公司,因为瑞士拥有排名世界前三位的顶级化学与制药技术。同时,瑞士向德国宝马公司提供的汽车生产设备与零部件的出口总额达到近10亿美元。这些成就的背后源于瑞士先进的机器设备与制造业。此外,瑞士是一个传统的机床生产大国,在全球最佳大中型机器生产国中名列前茅,这主要是因为瑞士的制造业在生产过程中更注重产品的质量而非数量。

瑞中双方在全球产业链中所处位置不同,两国经济历来存在高度的互补性。多年来,中国从瑞士购买了大量化学制品、药品、机床和精密仪器。中国已经对瑞士产品产生了偏好,因而瑞士对中国存在少量的贸易顺差,其原因在于瑞士不是中国商品的主要进口国。然而,中国巨大的市场吸引众多瑞士投资者的目光。瑞士拥有25家行业巨头,此外,中小企业可谓是瑞士经济的脊梁。目前,大多数中小型企业通过不断地发展壮大,已成长为行业中的佼佼者。瑞士始终持开放、包容的态度,愿与中国一道推动两国经贸合作实现新的发展。

记者:瑞士再获“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第一名,有哪些地方值得中国学习借鉴?

戴尚贤:近年来,中国的创新能力显著提升。2010年中国在“全球创新指数”中位列第43,如今已升至第17位。瑞士长期保持世界第一的位置,对此我专门研究了“全球创新指数”的测评方法,它是按照144个指标核算的。事实上,瑞士仅在几方面位列首位,在其他方面则排在中上等。只有在众多测评指标中整体表现良好,才可将其评定为最佳。

创新能力源于人的大脑,而大脑必须以极具创新性的方式思考运作,创造力才会产生。在瑞士,人们的思想往往不受限制,诸如他们做事时习惯勇往直前、畅所欲言。一个高度自由化且重视教育的社会使民众感到自由,创造力也会应运而生。另一方面,在瑞士,并不是人人都是能发明火箭的科学家。如果一个国家单单依赖于其最优秀的人才,那么它将错失其他有潜力的人才。在瑞士,只有少部分优异学生才有资格在最高水平的大学接受教育,其余学生可在他们自主选择的教育机构接受良好的教育。无论是去就读军校,还是去高水平的科研型大学做学者,人们都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同样能获得快乐与成功。另一方面,这也体现了一种平等,尽管人们从事不同行业,但他们在各自领域内都能大放异彩。所谓创新,并不仅仅意味着发掘新的事物,而在于要在每个环节中做到循序渐进地改善,只有这样才可带动整体的进步。

记者:您还有哪些观点愿与读者分享?

戴尚贤:作为一名在中国工作的西方人,对中国如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毫无保留地表达了自己的钦佩之情。无论是在经济还是社会方面,中国都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发展。尽管如此,中国仍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现阶段,中国面临养活庞大的人口的问题,同时还要开展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未来,中国若想取得持续性地进步,我认为不必太过注重量的发展,而应更多地把精力投入到质的飞跃。也就是说,中国应更多考虑其高速发展所产生的生态环境、人民生活幸福感、城市与乡村结构等方面的影响。因为高质量发展是通往强国的必经之路。

(本文见报于2019年1月25日《国际商报》第12版)

 

Back>>
友情链接

京ICP备10056479号-3   商报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